2亿美金公司CEO猝死,除了没有性糊口,企业家更加:不敢病、死不起、离不开、放不下

栏目:性爱生活编辑:本山时间:2018-11-03 16:37:10浏览次数:**次

导读:2亿美金公司CEO猝死,除了没有性生活,企业家更加:不敢病、死不起、离不开、放不下-新闻频道-和讯网

致读者:点击上方 “富爸爸穷爸爸”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 ” 为富爸爸加上星标,就再也不会找不到我啦!

10月20日下午,互联网保险平台大特保发布讣告称,大特保创始人兼CEO周磊因突发心脑血管疾病,2018年10月20日15:05于上海逝世,享年45岁。

当天下午17:59周磊的微信朋友圈上也被同步了相关消息,其中内容写到:

“我走了,原谅我还没来得及同大家一一道别就上了通往天国的列车,列车出发时间是2018年10月20日15:05分,或许是赶时间习惯了,总是那么来去匆匆,累了,感谢各位对我在世间的种种爱与恨,愿大家珍重!say byebye!”

随后大特保联合创始人兼CTO林洪祥在朋友圈上称:“四年来,这个一直致力于为保险行业做点有价值事情的大哥,这个每个周末都与我一起加班的大哥,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倒在了办公室里。”

大特保2014年成立之初获得德沃和险峰华兴天使轮投资;2015年7月对外宣布完成1.8亿人民币A轮融资;2016年2月完成两千万美元B轮融资;2016年7月对外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估值达2亿美元。目前投资方包括复星昆仲资本、策源创投、中华开发等。大特保能拿到这么多次融资,并非易事。

一个企业家、一把手的背后是一个企业,少则几人,多则千人、万人的员工。他们率领公司一路发展壮大,企业发展得越好,意味着他们的责任越重,而他们也就变得不敢病、死不起,牵一发而动全身。

面对重病、面对死亡,企业家又是如何应对的?这对他们本人、企业产生了哪些影响?他们的脆弱背后又是什么?

任正非

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半夜常常哭醒

“我无力控制,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半夜常常哭醒”、“研发失败我就跳楼”,这是任正非在华为创业维艰期决绝说出的话。

那时他先后历经爱将背叛、母亲逝世、国内市场被港湾“抢食”、国外市场遭遇思科诉讼、核心骨干流失……他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依旧深感无力。这位从小在农村吃苦长大,在部队锤炼多年,外人眼里坚强如铁的商业硬汉曾经如此艰难。

此后,在一封给华为抑郁症员工的公开信中,任正非坦诚,自己“也曾是一个严重的忧郁症、焦虑症的患者”,他的身体还得了多种疾病,因得了癌症动了两次手术……

即便在黑暗里哭泣,但任正非呈现给员工依旧是充满斗志的状态,提出以奋斗者为本的口号。任正非历次讲话文件被外界视为圭臬,而主旨只有一个:身在黑暗,心怀光明,梦想不灭,努力前行。这段话也正是对任正非精神最好的诠释。

白鸦

父母担心我想不开

2015年,有赞CEO白鸦被一个风险投资机构忽悠了。

当时,这家机构计划投资有赞一亿美金。当时的有赞正需要大量资金补充,所有流程都走了,但在最后一刻签字拍板的时候,投资人反悔了。

最让有赞团队不解的是,投资人最初反悔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们,还像模像样地把他们约过去调研。

被忽悠之后,有赞CEO白鸦心里是这么想的,“去你大爷的!老子好好去赚钱,回头做你的LP折磨你丫。”

被忽悠之后,有赞现金流很吃紧,只够公司运营半年。团队只好就去找老股东求救,内部做了一轮融资。

这次融资受挫让白鸦很受打击。

有一次,有赞CHO应杭艳看到白鸦一整天都没吃饭,在沙发上平躺着。她意识到白鸦状态不好,但只能悄悄走开。“我们能做的是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做好。”

白鸦心情不好,家人也有感觉。

有一天晚上,白鸦喝酒后回家,家人睡着没听到他敲门,碰巧白鸦手机没电,也没带钥匙,他决定干脆回公司睡觉。

早晨8点刚打开手机,就接到了妻子的电话,妻子在电话一头大哭,“我们找了你整整一晚上,以为你...”

原来,妻子凌晨3点醒来发现白鸦还没回来,打电话又找不到人,就给有赞公司合伙人打电话,对方告诉她白鸦回家了。

因为白鸦那段时间压力很大,一帮人很担心。凌晨3点,两位合伙人、白鸦岳父、妻子开始在小区找白鸦,监控录像发现有白鸦进入小区的画面,没有出去的画面。当时白鸦是从地下车库走出去的,刚好没拍到。

他们以为白鸦可能想不开,还跑到楼顶上找,结果没找着。又到小区附近的水塘里找,还是没找到,大家急坏了。

岳父后来给白鸦说:“孩子,你千万不要想不开。你现在做的事情,你爷爷、你爸爸、我父亲,还有我都没能做到,你应该很知足了。”

白鸦回答:“我没有想不开,只是有一点郁闷而已。可能没有几个人像我这样能抗压。”

刘强东:

京东面临倒闭危机,一夜白头

体现刘强东的“老板”气质,或许就是额前的小撮白发。2008年,第一轮融资用光后的京东面临着倒闭的危险,正值金融危机,没有人愿意掏钱给一个不知何时能盈利的企业。

那段时间,刘强东一天见五个投资人,说同样的话,得到的回答也是一样:拒绝。“对兄弟们那种愧疚、和痛苦一拥而上”

陈天桥

从150亿前首富到1.15亿脑科学捐助

一场疾病让陈天桥停下来,催促他思考。这也成了他的“前半生”与“后半生”的重要转折点。他说自己正处于“第二次生命”中。

今年44岁的他经历了生死、是非、成败、荣辱这四件事的高饱和度版本。26岁的陈天桥近乎白手起家创立盛大,31岁时一跃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富,坐拥身家150亿,缔造了一个互联网游戏娱乐帝国。

2009年,陈天桥开始淡出公众的视野。之后,他定居新加坡,开始出售盛大资产。陈天桥在接受专访时,曝出迁居新加坡前,生了一场重病,他坐飞机甚或一个人待在酒店里,都会加剧痛苦,严重时有濒死感。有两个月,每晚太阳下山,他都会呼吸困难,觉得自己不会再醒来,需要写遗嘱。陈天桥说:“我必须得离开。一个人一辈子死一次就已经很痛苦了,两个月,几乎每天晚上死一次。”

陈天桥再次出现公众视野时,不是因为他带领企业又做出的辉煌,而是他宣布向美国的加州理工学院捐款1.15亿美元,用于大脑基础研究。他的理由是“足够有钱了,要做有意义的事,要彻底解决疼痛和死亡的问题。”

陈天桥说,决定做盛大,他用了三天思考时间。决定做脑科学捐助,他用了三年想明白。而且,他决定,做一辈子。

再见时已满头白发

郭家学

负债48亿,悲催到求死都不能的地步

郭家学说那是他成年后唯一的一次嚎啕大哭,他感到自己竟然悲催到求死都不能的地步。那时他负债48亿。

郭家学想过无数次怎么才能死得好看一点:跳楼、割腕……过去,郭家学一心想做成一家世界500强的企业。他是陕西省辞去公职下海的第一人,当过教师、养过猪、种过中草药,从170元创业,33岁成为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他带领东盛集团疯狂地收购、横扫资本市场,最终因担保的陕西两家国有企业破产,资金链断裂,背负了48亿元的巨额债务。

最终他和他的员工们用了8年偿还了所有债务。东盛集团成为建国以来为国有企业偿还巨额债务的唯一一家民营企业。此后他选择二次创业。

放弃自杀、成功走过八年的负债路,加上两次学习考察的经历,郭家学再对自己的事业做规划时,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能成为世界500强固然值得骄傲,不做世界500强,做个‘精而美’的、对历史有价值的小企业,将这种‘精美’发挥到极致,何尝不是更有意义的事情?”他将全部精力都集中到了广誉远(600771,股吧)的发展上,让这个比北京同仁堂(600085,股吧)还早128年的老字号中药企业再延续500年,而今上市公司“广誉远”市值超130亿。

如果郭家学2006年跳楼了,还会有今天吗?

岂止是任正非、陈天桥、郭家学,企业家群体中还有很长的名单和他们一样,或面临巨大的精神压力、或患上重病、或曾选择自杀。柳传志被美尼尔综合症困扰多年、王石曾诊断出有血管瘤、李开复被查出淋巴癌、稻盛和夫与孙正义都差点因肺结核丢了性命,还有巴菲特、格鲁夫也都曾查出前列腺癌……而2011年,乔布斯因胰腺癌扩散逝世时,整个互联网都为之悲恸。

企业家们是脆弱的!

▲李开复讲述他的向死而生

为何这群人很脆弱?

商业评论家王育琨在著作《强者:企业家的梦想与痴醉》中,这样描述中国企业家的刚硬与脆弱:

因为那太阳般的盔甲过于耀眼,人们的目光穿透不了那耀眼的盔甲,抵达不了他们的心灵。在人们眼里,他们像那盔甲一样的坚硬,直到有一天,那坚硬的躯体轰然倒下时,人们在震惊之余,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坚硬的身躯会毫无征兆地坍塌。

这似乎也可以用中国历史上流传的一句话进行解释: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企业家表面看上去风光无限,而一旦选择成为了一名企业家,如皇明太阳能董事长黄鸣所说,便意味着他的一生从此将与压力、竞争、劳累、焦虑结伴而行,再也不得轻松。企业家承担着身体、精神的双重压力,负重而行。

1、大多数人是工作狂,积劳成疾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用在企业家身上恰如其分。

企业家作为企业的一把手,经常面对千头万绪的企业发展问题,大多数都是工作狂,没有睡到自然醒、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工作时间长、作息不规律,即使有病也一再拖。

李开复患病前,经常和年轻人比赛熬夜,半夜回邮件;网上曾流传过王健林的一天作息表,他早上4点起床,健身45分钟,工作量约是16小时;马云一年飞行了800多个小时,平均每天2小时在飞机上度过,走访了33个国家和地区;柳传志讲到他得病时,往往病好了第二天就又立刻工作,后来变成一个常态,经常地半个月左右就要犯一次;《史蒂夫·乔布斯传》的作者艾萨克森说“乔布斯在死前一天还是在工作”……这种作息及高强度的工作在企业家中并不是少数,而如今89岁的李嘉诚、87岁的巴菲特还坚持在企业的一线工作。       。

王健林一天行程表

不愿意说累,似乎成为中国企业家的通病。青岛啤酒(600600,股吧)的彭作义突发心肌梗塞意外去世,大中电器的胡凯、爱立信的杨迈都死于心脏病,日本曾有12家大公司的总经理在一年内相继突然去世,而这背后更多是积劳成疾,过劳猝死。

企业家如此拼命,长期高负荷工作,身体的健康状态让人堪忧。而中高层管理人员上行下效,越来越多的人也被疾病、亚健康侵蚀,亦不容忽视。

2、背负的精神压力巨大

在郭家学想要自杀的那个下午,查出端倪的员工赶到办公室。他们说:

如果你死了,你就把所有为了梦想而追随你的同事们都害死了。你死了是要大家心死吗?你死了,父母兄弟孩子的痛苦你想过吗?那么多帮助你的朋友的感受你想过吗?你死了,几万名员工的饭碗怎么办……

这样话语无疑一字一字地敲打着郭的心,身上有如此多的期望,生命已不只是一个人的。人要好好活着,而好好地活着就是做有意义的事。

实际上,一旦一个人长期背负的期望、压力过多时,这就很容易导致抑郁症,企业家、一把手群体中并不少见。法制周报曾提到一份公开资料,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已有1200多名企业家因为自己摆脱不了的心理障碍走向了自杀身亡的道路。

图片来自网络

柳传志在刚开始办企业的时候,多次有过太大的惊吓,他说“差点儿吓出神经病来”,真格基金的徐小平自曝患过两次抑郁症,毛大庆在万科转型最艰难时期正值患上抑郁症。

而互联网行业最有名的抑郁症患者,就不得不提到张朝阳。张朝阳用“悲催”来形容他的2012年,他焦虑、抑郁,精神上常常处于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恐惧之中。“我什么都有,但我就是很痛苦!”他最终选择闭关一年,几乎与世隔绝。而等他重新在公众视野中露面,世界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昔日中国互联网教父级的人物带领搜狐如何面对后来居上者,这也是他要面对的新课题。

企业家也许比外界想象的要承受更多,更为脆弱。何伊凡曾在去年清明节时,总结了三十五位企业家的六种死法。他发现每逢宏观环境趋冷,出口不景气,民间借贷崩盘、银行收贷、反腐高峰,都会出现集中的企业家跑路、自杀,或者遭遇暴力伤害事件。

压在企业家身上的 " 四座大山 "

中国有一群坚持奔日子的人,一群愿意做大树的人,企业家们正是这样的人。而吴晓波观察到很多人觉得做企业越来越累。

企业家很脆弱,但他们更不敢病、死不起,为何?背后其实是民营企业面临的困境,这些无疑是悬在企业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小编总结了四个方面。

1、处理政商关系大多要靠企业一把手

冯仑曾总结了 30 年民企的三种死法,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政商摩擦。政商关系的问题是企业死亡率第一的原因。湖畔大学研究企业死亡率第一位的也是政商关系。

中国的商业环境中存在着两种资本形态的企业,一种是国有资本,一个是民营企业,甚至还被称为非公企业,这种称呼无意间也加剧了两者的分化。在前不久《财富》杂志公布的世界 500 强榜单中,中国上榜公司有 115 家,80% 的中国入榜企业是地方国企或央企。民营企业的发展任重而道远。

在很多领域,民营企业即使做得再好,也只能扮演跑龙套的角色。而民营企业家亦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辞职下海,弃官经商的梅永红讲过他在地方政府工作期间,看到很多官员对企业家吹胡子瞪眼睛,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令人心寒。

政商关系定调,给民企松绑,让民企看到更多希望,但也需要企业家更有智慧地维护和经营。尤其是一些在地方的大型民企,早期有公有资本参股,后来被充分授权,发展壮大至今,这其中的权力平衡并非一般人可以驾驭。

2、中国民企大多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内部管理跟不上

除了华为、万科、联想、新东方等少数大型民企外,中国有超过 2000 多万个中小企业,这是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撑力量。在发展过程中,捉襟见肘、跌跌撞撞、死扛硬挺、野蛮生长,在奔跑中调整姿势,这是中小企业的真实写照。

中小企业在初创前期,几乎一切的导向就是生存、活下来。在这种背景下,建立合理而完善的人才梯队管理制度是极大的奢侈品。很多民企的一把手也扮演了精神领袖的角色,大权紧紧地握在自己手里,亲力亲为。这更容易导致一家企业以创始人为大,严重依赖单独的某一个人。这也加剧了一家企业的风险。

3、很多第一代创业家没有做好交班

根据 " 新财富 500 富人榜 " 的数据显示,我国 50 岁以上民营企业家占比为 67%,这意味着近七成的中国家族企业需寻找接班人。未来五到十年内,我国将有 300 万家民营企业面临接班换代的问题。

麦肯锡上海区董事总经理张海濛先生曾在岛君的采访文章《民企转型的三大动因、成败关键、老板格局…这篇讲透了》中提到:

实际上,大部分第一代的创业人现在刚开始要交班的时候,就会发现时间已经不太来得及。我认为现在很多的中国第一代创业家没有做好交班,没有对自己下一代的领导层做好安排。

选择家族的内部人接班企业,这是第一代企业家的优先选择,也是中国民企接班换代的最典型、最常见的模式。新希望的刘畅、娃哈哈的宗馥莉、碧桂园的杨惠妍是目前已成功接班的 "80 后 " 二代。而即便从小接受培养的二代也未必愿意接班,比如曹德旺的儿子曹晖。

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初创人选择职业经理人的接班模式。柳传志把联想的接力棒交给了杨元庆,王石把万科交给了郁亮等等。

第一代创业家在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班人前,就意味着依然要奔波在企业的第一线。

4、外界舆论与资本的压力

小编曾在现场听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对自己的股东和员工说:公司股票能否持续增长,最大风险是我的身体是否出问题。

一个企业家对稳定或提高一家企业股票市值的重要性可见一斑。也因此,一家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创始人或老大身体若有了异样,公关部门采取的措施多是稳定军心,守口如瓶。

而一旦一个公众人物的病情被曝光后,很容易迅速成为各大媒体争先转载的头条,也成为公众关心的话题,比如乔布斯、李开复。当乔布斯患有胰腺癌的消息在 2004 年被传出后,整个 " 苹果世界 " 陷入了一种恐慌。

一把手保持健康,不光是对自己,而且是对企业员工、投资人、资本市场的一种交代。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