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家長群問題曝家校相助短板

栏目:性爱教育编辑:石浩时间:2018-11-06 02:17:19浏览次数:**次

导读:對話人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儲朝暉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 程方平 南京師范大學社會學教授 程平源 緣何時常“跑

原標題:微信家長群問題曝家校合作短板

  對話人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儲朝暉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      程方平

  南京師范大學社會學教授   程平源

  緣何時常“跑偏”

  記者:微信群為人們提供了方便的聯絡渠道,構建了群體討論問題的空間,因此很受使用者歡迎。在教師和家長之間建立微信群,是為了方便教師及時將學校的有關要求以及學生在校學習情況通報給家長,並接受家長的反饋,提高信息交流效率。

  然而,在使用過程中,許多家校聯系群都出現了一些問題。有的教師通過家校聯系群布置作業,並要求學生父母代為批改﹔有的學生家長在群裡用各種肉麻的語言吹捧教師﹔也有家長因為對教師有意見,而在群裡侮辱、謾罵教師。

  儲朝暉:微信家長群主要起到家長老師之間相互溝通的紐帶作用。微信家長群裡的交流與社會中的交流是一樣的,遵循的原則都是相互平等。“跑偏”且出現溜須拍馬的現象是因為社會中還存在這種現象和需求。在現實社會中,很多人通過溜須拍馬得到好處,有些家長存有這種心態,通過家長群這樣的展示媒介將這種心態外顯出來。

  程方平:微信家長群是個新事物,標准和規則應該由大家共同建立。“拍馬屁群”的出現反映了家校關系的功利性,是某些家長為了利益交換,將正常的關系扭曲的一種表現。正常的微信家長群應當是教師和家長通過社交平台加深相互了解和配合。

  程平源:微信家長群的作用取決於建群目的,目前大多是由學校組織建立為教學服務,起到一種教育約束作用。無論是由校方主導的微信家長群還是社會組織進行管理的微信家長群,隻要在既定的規則內發展,就是正常的。“拍馬屁群”的出現是一種社會心理反應,由於應試教育的主導權在教師手裡,教師與家長關系本身不對等,有些家長為了迎合教師而拍馬屁,導致家長群時常“跑偏”。

  記者:也正因如此,近期,許多地方教育部門發布了關於管理中小學幼兒園家校聯系通信軟件的各式通知。有的就明確要求家長不得對教師進行“拍馬屁”式的回復、通信群不得做聊天使用、咨詢應自行避開休息時間等。可謂是為家校聯系通訊立下“規矩”。

  程方平:出台政策只是一種提倡,具有導向作用,表明教育部門的態度,對學校和老師具有提醒作用,是否對微信家長群的管理起到有效作用還要看具體的執行情況。

  儲朝暉:微信家長群管理的主體應該是教師和家長,相關教育部門出台的管理規定在一定的程度上擴大了政府責任和權利的邊界。解決“拍馬屁群”這類社會問題的關鍵還是要提高人的基本素養。在我看來,由於教育局無法直接監督家長,因此出台的管理規定對微信家長群的管理並沒有多大效用。

  程平源:微信家長群“跑偏”是社會風氣問題。對於這種情況,教育部門不應該隨便出台政策,更重要的是做好正確引導。在行政權力主導下形成“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局面反而會影響規定的執行,因此行政規定對微信家長群的管理效用有限。

  家校合作應怎樣開展

  記者:既然如此,微信家長群是不是就失去開設的必要性了呢?我們覺得肯定也不是的。微信作為當下一種有效的溝通方式,它可以縮短人與人之間的物理距離,給人們的溝通與學習帶來便捷。因此,家長和老師大可不必如驚弓之鳥般,視微信家長群為洪水猛獸,將之束之高閣。

  程方平:要想管理好微信家長群,首先教育部門應當樹立良好的風氣﹔其次要找到問題根源,落實好學校、社會等具體責任。由於“拍馬屁群”這種問題不是大范圍存在,並不具有很強的代表性,因此教育部門出台的相關管理規定也沒有必要進行廣泛推廣。

  儲朝暉:由於不同地區家長的情況不同,不同家長對家校溝通抱有的態度和想法也不一樣,因此即便沒有家長群,家校合作中也是存在問題的。家長群中某些家長阿諛奉承的態度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家長有求於教師的情況是客觀存在的。真正的家校合作,是在孩子成長發展基礎上的合作,應當在教師與孩子關系的基礎上建立家長和學校之間平等的關系。

  “以心換心”與採用何種方式沒有太大的關聯,反而在互聯網產生之后增加了更多的渠道,為“以心換心”提供了更多的條件。

  記者:的確,在我們的採訪中,很多人也說,自己所在的微信家長群就只是通知事務和正常交流的工具。微信家長群裡出現的大部分問題,在工作群、老同學群、家族群或者任何社會組成群中同樣存在。我們覺得微信家長群的問題背后,好像都是家校溝通和教育理念問題,表面矛盾背后是對孩子的教育焦慮。

  程方平:微信家長群中的各種表現,暴露出家校合作過程中出現的兩個問題:

  第一是教師與家長沒有達到更深層次交流。以前家校合作最常用的方法是教師家訪,現在多是通過微信家長群和打電話,教師給家長打電話的目的多是“提要求”,加上家長本身對學校整體也不了解,導致學校和家長之間出現失衡關系。

  第二是導向問題。“拍馬屁群”的出現,從一方面表明了家長的評價佔教師業績比重太大,導致溜須拍馬現象滋生蔓延。學校應當從多維度對教師進行考評,有效減少“拍馬屁群”情況的出現。真正實現家校合作,一定要在家校之間建立真誠和信任,一定要有平等交流。提倡教師更深入了解學生情況做好針對性教育,提倡學校對教師提供更多的幫助和支持。

  程平源:微信家長群是社會的微細胞,是在教育領域家長的社會心理的爆發。真正的家校合作是多方共建共治,而我國普遍存在的家校合作是以學校為主導,家長並沒有真正參與進學校的管理與教學中。在未來,家長應當積極參與學校共建,起到一定的輔助作用,真正實現家校合作。

  記者:對於家校合作,有人提出,家校雙方開誠布公、傾心交談才能形成最大合力,更好地促進學生健康成長﹔家校溝通最好能面對面、一對一進行,微信不宜成為主體。此外,學校要做實、做好家長委員會、家長會和家訪等制度建設,緩沖和化解家校之間的沖突,提升育人效果。

  程方平:我贊同這種觀點。做實做好家長委員會、家長會和家訪等制度建設的關鍵在於解放思想。學校不能認為教師負擔過重就隻採取家長群等方式與家長交流,應當利用好家訪的方式,採取團體家訪、高級輔導員秘書進行家訪等多種形式,爭取家庭的配合,從而建立一種平等信任的家校關系,同時也可以通過制定家委會的章程來完善制度建設。

  程平源:深度參與的觀點很好。深度參與的含義是僅僅把網絡當作交流工具,更重要的是要參與到學校管理、教學模式和學生考評制度的制定中,嘗試改變以分數為中心的單一評價模式,發揮自己作為社會力量的職能。

  家長委員會、家長會和家訪等制度的建設不是在法律的框架上考慮,而是要制定雙方同意的行政制度。目前就現階段存在的各種問題來看,制度本身是不完善的。要想建立更加完善的制度,一定是要利益多方在不斷的互動過程中才能確定下來。

  儲朝暉:有的國家確實具備很完整的家校合作體系和規范的家長委員會,家長委員會對學校的決策、各項事務的處理甚至經費方面都有比較深度的參與。在國內,化解家校之間的沖突還是要靠政府通過完善管理方式和改變職責范圍的方法,讓家長委員會發揮更大的作用。但目前在中國內地,在現有體制下,普遍設置家長委員會這種模式是不可能的。(記者趙麗 實習生李文靜)


(責編:陳思危、史建中)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