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女子开办村庄公益图书室 为当地孩子普及儿童性教育

栏目:性爱教育编辑:忠义时间:2018-11-02 09:00:50浏览次数:**次

导读:吴利珠14岁辍学外出打工后,遇到了和她差不多经历的朋友,其中有部分朋友在村里留守时,遭遇了被熟人性侵的经历

吴利珠(左二)在给孩子们上“性教育”课

揭阳惠来县览表村女子吴利珠通过创办的乡村公益图书室,为当地孩子普及儿童性教育

文/图 金羊网记者赵映光

明天是一年一度的“六一”国际儿童节。在这个充满童真童趣的节日里,许多长辈都会选择给孩子们购买各种各样的礼物,以示关爱。而揭阳市惠来县览表村的一位“老师”却与别人不同:从4年前开始,她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在家乡陆续创办了3间公益儿童图书室,并将其中的一间作为普及儿童性教育主要阵地,希望带给孩子们关于儿童安全保护和生理卫生方面的知识。

吴利珠告诉记者,她留意到,近年来未成年人遭性侵、人工流产低龄化等儿童性安全问题频繁见诸报端,而这些问题的根源之一就是孩子们对“性知识”知之甚少。但涉及“性”的话题在中国,特别是贫穷落后的农村地区仍未“脱敏”,如何正大光明地把性教育搬进课堂依旧是一个难题。因此她希望,在儿童节这天,用自己的行动呼吁所有人,用正确的方式引导孩子们懂得如何保护自己,鼓励父母为孩子安排阅读性启蒙方面的读物。

开设一间图书室普及儿童性教育

5月28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到揭阳市惠来县览表村,在“览表图书室”里见到了吴利珠。这是一栋占地仅有80余平方米的两层小楼房,吴利珠四年前向村里人租下这个小楼后,又自掏腰包,忍受着村民的质疑一步一步办起了这个乡村公益图书室(详见本报2017年12月21日A10粤东版报道《打工妹返乡举债建图书室》)。

令记者感到惊讶的是,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吴利珠已经在览表村又新开了2间公益儿童图书室,并将其中的一间作为普及儿童性教育主要阵地。吴利珠说,她的目标和想法依然没有变化——尽自己的努力,让村里的妇女和孩子们多学点知识,学会自我保护。

记者28日下午见到吴利珠时,她正要赶往览表学校的小学教学楼,给该校的一个小学班级上课。吴利珠说,她基本每周都要给览表学校的孩子们上一节课,但没有具体的课名,“主要是通过分享一些发生在身边的真人真事,引导孩子们在生理卫生方面学会自我保护。”吴利珠说。

几乎所有孩子都认为熟人无需提防

“孩子们,你们觉得生活中有哪些危险?”吴利珠当天下午在课堂上向学生们抛出了该问题。最开始的时候,大部分的孩子都认为,危险只会发生在电视、电影、小说和漫画里,离自己很远,他们的回答也大多是“溺水”“车祸”“绑架”“打劫”等。

为了帮助孩子们提高防范意识,吴利珠向孩子们聊起了自己小时候在村里遇到过有暴露癖“怪人”的遭遇,这时候,班上几名女孩子也纷纷表示,自己也曾在村里遇到过“怪人”。在那一刻,孩子们才意识到,原来危险就在身边。

那么,在遇到危险时,孩子们又该如何自救呢?对于吴利珠抛出的又一问题,孩子们有的说喷胡椒粉,有的说踩对方的脚、插对方的眼睛等,这些颇具戏剧性的“自救”办法也同样来源于电视、电影、小说、漫画等,“孩子们其实完全不懂如何自救。”吴利珠说。

最后,吴利珠问孩子们,亲友或熟人需不需要提防时,几乎所有的孩子都立刻回答“不需要”。他们并不知道,在官方统计数据中,50%左右的性侵未成年人案件都是由非陌生人所作。

“农村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其实都非常弱。”上完课,吴利珠对记者感叹道,她此前还有两个十五六岁的初二年级学生,就是因为对性充满好奇,却又一知半解,在谈恋爱后偷尝了禁果,而且完全不懂得自我保护,最后导致女生怀孕,两人不得不中途辍学,“如今这对年轻的父母,只能在外打工,还是孩子的他们就这样不得不进入人生的另一个阶段。”吴利珠说。

不过,令吴利珠稍感欣慰的是,许多孩子跟几年前的情况相比,观念已经改进了许多。因为最开始跟孩子们讲“性教育”课程时,孩子们都会很腼腆,甚至喊吴利珠是“变态老师”,如今有些学生会悄悄地跑到图书室向她请教一些性知识,甚至把她当成了“知心姐姐”。

对留守儿童性保护的课题感兴趣

对于落后的农村地区来说,儿童性教育普遍落后,父母们也耻于和孩子谈及这个话题。出生于农村的吴利珠,何以会有这种想要帮助家乡孩子开展启蒙性教育的念头呢?

原来,吴利珠自己也曾是览表村的“留守儿童”,14岁前,她就与妹妹留在村里和爷爷奶奶生活。在吴利珠的印象中,她和妹妹小时候有一个特别害怕的人——她叔公,一个40多岁的单身汉,他每次到吴利珠家里,都会一直盯着她与妹妹看,“虽然他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他的眼神至今让人想来都觉得很可怕。”吴利珠说,她还记得自己有一个邻居女孩是哑巴,在村里被人性侵了,最后没有人去追查性侵者,却把女孩送走了。

吴利珠14岁辍学外出打工后,遇到了和她差不多经历的朋友,其中有部分朋友在村里留守时,遭遇了被熟人性侵的经历。

因此,吴利珠开始对儿童保护,尤其是对留守儿童性保护的课题非常感兴趣。她在北京当社工五年,其间有同事是性学专业毕业的,在他们的推荐下,吴利珠阅读了很多相关书籍,“还经常跑到大学里‘蹭’性教育课程”。吴利珠说,北漂的经历为她回家乡创办图书室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孩子们见怪不怪大方学习起来

从北京回到览表村后,在公益组织的帮助下,吴利珠花了4年的时间开了3间图书室,其中一间专门用来做儿童的性启蒙教育。记者日前在该图书室中看到,最靠近门口的书架上,醒目地摆放着《乳房的故事》《爱是怎么回事》《牛牛妞妞使用手册》等儿童性启蒙教育绘本,村里的孩子们放学后,便不时过来抽取书架上的绘本,大方阅读,并没有感到害羞。

“刚开始我们想把这些绘本放到不显眼的位置,但是利珠坚持要摆放在这里,她说就是要让大家正确看待性教育,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儿童图书室管理员阿秀说。绘本刚开始摆放的时候,确实在孩子中引起一阵“小骚动”。吴利珠频繁地在图书室举办儿童生理卫生知识和自我保护讲座,慢慢地,孩子们见怪不怪,开始大方学习起来。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