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混天过日子 26名干部待岗培训7天

栏目:职业装扮编辑:红菲时间:2018-11-08 12:31:39浏览次数:**次

导读:网站描述

自贡创新治理懒政怠政

上班混天过日子 26名干部待岗培训7天

大安区全省首创,自贡全市铺开,已形成有力震慑

大安区纪委领导为待岗培训人员讲课。

待岗培训人员参加军训。

待岗培训人员自我剖析书。

  不服从安排,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不懂政策,不通业务;推诿扯皮,问题下滑、矛盾上交;不按规定请假销假……这些不良行为、负面表现,在个别机关、一些基层,表现得比较突出。遇到这样的人和事,老百姓深恶痛绝。但仔细推敲起来,却又够不上问责和党纪政务处理。该拿他们如何是好?
  自贡市大安区创新推出一种不是“处理”的处理机制:待岗培训。简而言之:对此类干部全脱产集中培训一周;培训结束后,经考试合格、组织鉴定,方可回单位返岗工作;返岗工作后还有为期3个月的考核;待岗培训期间,扣发有关补贴、年终目标绩效奖或附加绩效工资。据悉,这种处理机制在全省属于首创。
  早在今年7月23日-27日,大安区就进行了首次待岗培训,首批6名干部参加待岗培训。之后自贡在全市铺开。自贡市纪委提供的权威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全市一共对26名干部进行了待岗培训。

1问
为什么要搞待岗培训?
形势所迫压力所致 不能让干事的寒心

  待岗培训,不是处分,也不装入个人档案,但震慑力度却是空前的。10月11日、12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自贡调查采访时,不时听到一些干部说:“这个事情要整好啊,不然就可能去待岗培训哦。”
  为什么会是大安区首创了待岗培训?大安区委书记张昭国给出的答案是:形势所迫、压力所致。张昭国说:“你想啊,市里重大项目一共18个,其中有13个就在大安。发展的压力、民生的压力、管党治党的压力,我们大部分的干部,都在加班加点、任劳任怨,这是主流、基本面。”
  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代理主任姚太胜则讲了当地的一个顺口溜:一部分在干,一部分在看,还有一部分调皮捣蛋。“在考核上,不少单位打不破情面,搞平均主义。干事的人,看到‘看’的人还评了优秀,他会怎样?他会寒心,久而久之,‘干’也可能滑向‘看’。”“真正干事的人,干得多风险也多,甚至可能问责也会多。这不公平,得想法子治一治‘看’和‘调皮捣蛋’。”
  2017年6月,大安区委、区政府出台《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待岗培训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规定待岗培训对象,包括全区机关公务员、行政工勤人员、参公管理人员、事业单位人员;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由各单位党委(党组)研究,按干部管理权限,提出待岗建议。
  “很多单位‘一把手’打不破情面,不敢动真碰硬,所以去年没有推出人来,待岗培训就没搞成。”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朱莉说。
  今年5月,大安区再次启动待岗培训。“我们先走访调研,然后广泛宣传、开动员会,下发补充《通知》。”区委组织部副部长王洪剑说,《通知》划定了三类初步人选产生范围:一是上一年受到问责的人员;二是上一年党政目标绩效考评排名二等次以下单位且内部考核排名末尾的人员;三是各单位初步认定需要待岗培训的人员。”
  按照这个“三类人”原则,大安区6名干部参加了今年7月举办的第一期待岗培训。区纪委副书记、区监委副主任邓茂权说:“我们希望待岗培训,能起到‘鲶鱼效应’。为什么这样讲?鲶鱼,要追小鱼、要吃小鱼。一个鱼池,没有鲶鱼,就没有你追我赶。”

2问
首批哪些人待岗培训?
上班喝酒工作不细 耽误事情均被待岗

  大安区首批待岗培训的6名干部,具体是哪些人?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从区纪委拿到了6人名单。
  6人四男两女,分别来自区教育局、食药监局、城乡建设局、住保局,以及牛佛镇、回龙镇,1名公务员、5名事业干部;年龄包括60后、70后、80后,应该说这几个年龄段,是机关单位上班族的主力军;职务包括,1名学校校长、1名镇经发办副主任,其余为工作人员;4人为党员、2人为非党员。
  这6名干部进入待岗培训,各自是因为什么原因?邓茂权一直在具体抓待岗培训,情况很了解。
  “食药监局的那位公务员,规矩意识淡薄。她要请假8天,只把假条交给分管领导,不管领导同没同意,就休假了。其间,单位人员与其联系,让其回单位履行完请假手续,但她未回单位。8天之后,她又打电话给‘一把手’,要再请10天假。‘一把手’对其前期未经批准休假的行为进行了严肃批评,并表示要续假除非是有什么特殊情况,但她并未说清请假事由,‘一把手’未同意其续假。直到单位责令她回来,并对其请假事宜进行调查,她仍然含糊其辞,并让单位不要再打扰。”
  “城乡建设局路灯股的那个杨亮,喜欢喝酒,平时上班期间也喜欢喝两口。这哪行啊,他做的工作可是随时带电的,有生命安全隐患。”邓茂权说,6月4日,大安区有个项目集中开工仪式,就要求6月3日晚沿线路灯要全部亮起来,杨亮呢?喝了二两酒,把负荷搞错了,整个区域路灯持续一个多小时没亮,造成连环影响,园林、道路、布展、舞台搭建,几十个人因此熬夜加班到凌晨四五点钟。
  至于那名校长,更叫人哭笑不得了。“学校房产租出去了,问他租金去了哪里,他也不遮掩,直接回答:买烟抽了。”这名校长参加待岗培训前,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问题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被处分后,思想转变缓慢,纪律规矩意识仍有欠缺,但又够不上问责或纪律处分,所以参加了培训。
  筛选待岗培训人员,会不会有领导趁机打击异己、挟私报复?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为此进行了调查。
  32岁的张梅,是大安区某个粮食大镇的经发办副主任。面对记者采访,张梅表情轻松、语速自然。大专毕业后参加工作已经10年,她的职责之一,是负责粮食直补。2013年,有个村的文书找到张梅,要调整一户人粮食直补的面积,5.88亩减为2.88亩。张梅没有去实地核实,就按村文书说的调整了。这户人家因为发现自己的粮食直补近些年每年少了几百,一问才知道被调整了,于是举报到了纪委。
  对于自己进入待岗培训,张梅觉得是应该的,没人打击报复。“我工作不细,应该承担过错,必须为之付出代价。”

3问
被问责者为何例外了?
平时工作踏实肯干 不能让老实人吃亏

  这6名待岗培训的干部,又是经过什么样的程序,推出来的?杨亮说自己“不太清楚”,但邹政友清楚。
  邹政友是大安区城乡建设局局长。“推选程序包括‘三上三下’一共六个步骤。比如第一期待岗培训班,按照《办法》,首先我们局民主测评,推了6人出来,上报区纪委、区委组织部、区人社局组成的专班;结果返回来时只有3人,这是第二步;第三步,我们组织全局干部职工61人,参加纪委、组织部、人社局举行的‘反向测评’,推选出了路灯股的杨亮;第四步,上报并得到同意;第五步,我们局又召开党委会研究,一致同意杨亮;第六步,再次上报,得到最终同意。几个来回、反反复复,杨亮才进了待岗培训班。”
  邹政友证实:最初局里推出的6个人,除杨亮外,还有上年被问责的、机关考核末位的,还有不服从管理、迟到早退的。
  “上年被问责的,是‘硬杠子’,排第一位的,为什么没有参加待岗培训?”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追问。
  邹政友说,这个人叫王刚,是一名副所长,去年环保督查,因为截污管道的事,被问责。但王刚平时工作踏实肯干,凡事都到现场。同事陈宇薇说,今年夏天有次去王刚办公室,看见他刚从现场回来,一身汗湿透了,“他活路干得多,大家都晓得的。平时工作态度、责任心,都可以。”同事们都觉得:推他出去,没良心。
  自贡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委副主任龚作真和自贡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金洪认可了这种说法,并且还举了个例:有个镇的副镇长,分管的城乡环境综合治理方面有问题,在单位内部考核排名靠后,镇党委在最初的摸排阶段,把他推了出来。但镇上全体机关干部、村社干部参加的反向测评,只有很少人同意他待岗培训。“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同意?因为这名副镇长平时工作也不错,排名靠后,是因为他被抽调到区棚改办参与中心工作,抽调期满,回镇后接手分管工作时间很短,这才导致了他分管的工作排名靠后。”
  “不能让干活路的老实人吃亏”,这成了自贡上上下下的一个共识。 (下转03版)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曹笑
自贡摄影报道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