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拉潘:与中国恩怨难断的亚洲足球教父

栏目:日韩风格编辑:惠娜时间:2018-11-01 12:59:59浏览次数:**次

导读:近日,前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去世的消息,在圈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虽然已经退休十年之久,但是作为曾在亚洲足球界呼风唤雨30余年的大人物,他的去世,仿佛带走了一个时代。时

近日,前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去世的消息,在圈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虽然已经退休十年之久,但是作为曾在亚洲足球界呼风唤雨30余年的大人物,他的去世,仿佛带走了一个时代。时至今日,足球在亚洲已经有了巨大的影响力,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曾经的奠基人:彼得-维拉潘。

维拉潘生于1935年,是马来西亚人,早年曾赴英国拉夫堡大学深造,这是全世界最著名的体育高等学府之一。后来在1954年,19岁的他正式加入马来西亚足协工作,从此开始了他与足球,这半个多世纪的不解之缘。

(马来西亚人维拉潘)

他最为引人注目的成就,是从1978年任职亚足联秘书长开始,直到2007年退休。这期间他作为亚足联最高的决策人之一,见证了亚洲足球三十年的起起伏伏,也正是在他的率领下,足球在亚洲才有了如今的普及程度及世界影响力。

可以说,作为亚足联在位时间最长的高官,他就像萨马兰奇之于国际奥委会,阿维兰热之于国际足联一样,如同灯塔般照耀着亚洲足球的前进之路。从亚足联的商业开化,到促成日韩联合举办2002年世界杯,以及与中国足球的那些恩怨往事,都让这个名字,在今天提起来,那么掷地有声。

(在亚足联任职的维拉潘)

斯人已去,功过由后人评说。今天我们在缅怀之际,就来详细聊一聊,这位亚洲足球的教父,生命中所亲历的足球大事件,还有那些年他与中国的故事。

亚足联商业开化的领导者

在上个世纪最后的30年,商业化的浪潮席卷整个体育圈。如果一个国际组织不积极地探索商业模式,任何谋求相关运动发展的愿景,都只能算是海市蜃楼。比较典型的就是国际奥委会,在上世纪80年代初面临严重的资金缺口,如果不加以改革,就会面临着山穷水尽的风险。

于是萨马兰奇从1984年奥运会开始,彻底开放了奥运会的商业洪流,大批量引入赞助商。后来又批准职业体系的运动员参与进来,1992年美国男篮梦之队的影响力,至今为人们所称道。

(萨马兰奇彻底让奥林匹克运动会商业化)

在大环境的影响下,亚足联也必须行动起来,而这个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是时任秘书长维拉潘。在1992年前后,他决定引入市场合作伙伴,并且在次年签下了一笔价值一千万美元的大单。

他开创性地预见到了足球在亚洲的广阔市场,迈出的这第一步,影响深远。根据最新的报道,目前亚足联的市场赞助规模,已经达到了二十亿美元之巨,而潜在的投资人,正是一家中国的企业。

二十五年间,亚足联的商业规模提升了200倍。在充裕资金的支持下,足球运动也在幅员辽阔、人口稠密的亚洲,掀起了全民参与的浪潮。这些年来,除了韩国、伊朗等传统强队,诸如巴林、约旦、卡塔尔,乃至近来的泰国和越南,在这些足球基础曾经薄弱的国家,如今放眼望去,是一片欣欣向荣的绿草地。

(像越南足球这几年也得到了发展)

而这一切,都是始于维拉潘那个开创性的决定,如同一位老人在亚细亚版图中画了一个圈,亚洲足球的魔盒,就此打开。

(日韩世界杯的举办是维拉潘任期内最大的功绩)

对于维拉潘来说,在他的任内最大的成就,自然是促成了2002年世界杯的成功举办。这是第一次在欧美之外土地举办的世界杯,也是历史上第一次有两个国家联合承办这一大型赛事。他开创了很多先河,是亚洲足球历史上,最为光辉的一笔。但是这其中的过程,可谓跌宕起伏。

(战后日本经济迅速腾飞)

日本在二战后经济迅速腾飞,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已经是非常发达的现代化国家,经济实力雄厚,渴望谋求更高的国际地位。而举办世界杯这样的大赛,自然是一条捷径,既能展示自己的经济基础,又能借此触摸上层建筑。

从1989年开始,日本已经开始了申办2002年世界杯的准备工作,这一积极的态度,也得到了时任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的支持。随着世界杯影响力的日益扩大,他希望更多大洲的国家参与进来,对于将足球推向世界,这也是必经之路。

但是与此同时,韩国方面也蠢蠢欲动,在风云人物郑梦准的统领下,他们也在筹备着申办世界杯的事。相比于日本,韩国的经济发展与日本有些差距,但是足球水平可是亚洲翘楚。自从1986年以来,他们还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届杯赛。

(韩国足协的“大脑”郑梦准)

两边的争夺进入白热化,还裹挟了阿维兰热、约翰松等人的权力斗争,一时间陷入僵局。到了1994年前后,世界杯的主办权基本上就会在这两家之间产生。而此时,维拉潘出现了,他成为了化解矛盾的智多星。

维拉潘提议,可以考虑两国联合申办世界杯,既顾全了大局,也为日后更多第三世界国家提供了范本。而且欧洲杯方面已经有所尝试,荷兰与比利时已经确定将联合举办2000年欧洲杯。

(2000年欧洲杯荷兰与比利时的合办给了大家一个榜样)

这个开创性地提议实际上背负了巨大的政治压力,日本已经为了世界杯申办花掉了几十亿日元,韩国方面介入算是渔翁得利。但是这个提议得到了阿维兰热的认同,他也觉得这种联合申办的方式,可以帮助更多经济不那么发达的地区,参与到国际性足坛盛会中来。

最终在1996年5月31日,FIFA正式宣布两国将联合承办2002年世界杯,维拉潘的夙愿在这一刻成真。没有人知道在这其中,他处理内部矛盾经历了多少煎熬,当一切尘埃落定,他却将最好的足球盛世,带到了亚洲的土地上。

与中国足球的恩怨往事

很多球迷第一次听到维拉潘这个名字,是与中国足球联系在一起的。这其中也闹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不过如今都已经烟消云散,权当做历史的风云,镌刻在中国足球发展的历程当中。

维拉潘与中国足球的利益,联系最紧密的事件,当属2001年十强赛的分组抽签。十强赛是2002年世预赛亚洲区的第二阶段比赛,而在第一阶段还没结束的时候,时任亚足联副主席的龙哥(张吉龙),就开始为中国队“未雨绸缪”。

(张吉龙和维拉潘)

他提前为十强赛分档抽签制定了规则,要参考各队过往3届世界杯和亚洲杯的成绩,这样中国队就和伊朗分在第二档,一档是沙特和阿联酋(参加过1990年世界杯),成功避开伊朗,也只有50%的几率和沙特交手。

不过张吉龙的如意算盘,遭到了时任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的阻拦。他特地在抽签之前来到曼谷,表示亚洲也要按照国际足联的分档原则,只能参考过往两届世界杯和亚洲杯的成绩。

(张吉龙与布拉特)

这一下子对国足非常不利,张吉龙立刻向维拉潘表达了不满,有个别涉及自身利益的西亚国家,也抗议国际足联无权干涉亚洲内政。维拉潘在听取了各方的意见之后,表示会跟布拉特进行最后的磋商。

在抽签前夜,维拉潘与布拉特磋商到凌晨,说明了更改规则的利害关系,以及亚足联各成员国的反对意见,最终促使布拉特回心转意,维持了之前的抽签规则。

可以说,在这次事件中,维拉潘履行了亚足联领导的职责,不能说维护了哪一方的利益,总的来说算是听取各方声音,做到了影响的最小化。而最后成功避开伊朗和沙特的国足,算是受益的一方。

(维拉潘对中国足球有过不太友好的评价)

而让维拉潘让中国球迷厌恶的事情,发生在2004年亚洲杯期间。当年的比赛在中国举办,维拉潘作为亚足联秘书长,自然也出席了在北京工体举办的开幕式及揭幕战。

但是赛后有消息传出,维拉潘对中国大放厥词,他说现场的观众很没有礼貌,还对赛事的承办工作提出批评。甚至一度怀疑中国的能力,并对北京能否成功举办2008年奥运会,提出了些许质疑。

(维拉潘与中国代表交谈)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件事在国内舆论界炸开了锅,维拉潘后来也被迫公开道歉,为自己的不当言行买单。但是时至今日,很多球迷依然对此事耿耿于怀,加上亚洲杯决赛中日本队依靠手球夺冠,更让人觉得无法接受。已经有污点的亚足联与维拉潘,也自然成为了口诛笔伐的对象。

后维拉潘时代的亚洲足球

综合来看, 尽管在他的任期内亚足联也备受诟病,但维拉潘依然对亚洲足球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联想到如今亚足联已经被西亚人“控制”,当年的情况已经可以算作不错了。

最近这些年来,从2011年亚洲杯,国足在卡塔尔遭到不公平的判罚;到2014年的亚冠,恒大面对西悉尼流浪者,莫名其妙地被西亚裁判搞得输掉比赛;再到今年家门口举办的U23亚洲杯,伊朗的裁判一度让人们怀疑,我们是不是主场作战。

可见,在后维拉潘时代,亚洲足球的权利斗争依旧激烈,他们的所作所为,也在影响着足球本身。有时候我们往往不够珍惜当下的美好,只当他逝去时,回头望去,才能看到曾经岁月中的点点星光。

再见,维拉潘先生,亚洲足球的岁月长河中,您永远是闪耀的一颗星!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