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风压倒春风”到握有话语权 中国藏学研究优势职位地方正逐步显现

栏目:祛斑淡斑编辑:小焦时间:2018-11-08 02:10:53浏览次数:**次

导读:中新社北京11月4日电题:从“西风压倒东风”到握有话语权中国藏学研究优势地位正逐步显现中新社记者杨程晨过去

  中新社北京11月4日电 题:从“西风压倒东风”到握有话语权 中国藏学研究优势地位正逐步显现

  中新社记者 杨程晨

  过去40年,藏学“西风压倒东风”之势逐渐扭转,中国藏学研究在国际学术界的优势地位正在显现。

  《藏汉大辞典》在1977年获批准编撰出版,被视为标志着中国藏学研究“春天的到来”。时至今日,中国已建立起100余所藏学研究机构,培养逾万名硕士及千余名博士研究生,在政治、历史考古、宗教哲学等方面出版了一批高质量的学术著作。

 

  但在新中国成立乃至改革开放初期的相当长时间内,西方曾有过“藏族在中国、藏学在国外”的说法。

  于近日在北京举行的一场回顾改革开放以来藏学研究的会议上,中国藏研中心历史研究所所长张云向中新社记者证实,这类情形确实曾经存在。但随时间推移,中国在藏学方面的学术进步明显,其速度在世界学术圈少有。藏学“西风压倒东风”的情况正在改变,中国逐渐获得在此领域的国际话语权。

  张云以今年3月出版、共8卷13册850余万字的《西藏通史》为例表示,西方学界对此书予以高度评价,认为藏学理论研究的基地在中国。他说,中国在藏学研究上的优势在于,其一,各地拥有数量庞大并以多种文字呈现的文本资料;其二,西藏及四省藏区位于中国,学者调研相对便利;其三,政府长期重视藏学研究,近年各级别社科基金倾斜力度尤为突出。

  中国藏研中心副总干事廉湘民介绍,和其它专门学科不同,藏学是以藏族社会为研究对象的综合性学科,由此形成其内部的各个领域。西方学者在一些方面的研究时间较早,因长期积累目前仍领先。但从整体上看,中国藏学研究的涉猎之广、投入之深已处于优势地位。

  廉湘民坦言,在部分领域,中西方因政治观点的对立导致研究成果朝不同方向演进。比如,对于西藏历史的认知,中方讲求史实的准确,而西方部分学者则强调所谓“政治正确”。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西南边疆研究室主任孙宏年认为,从藏学研究的国际对话语境来看,西方无疑仍保持强势。但把西藏放到边疆研究中分析,中国近年来的态度更加积极并握有更多话语权。

  2017年洞朗事件发生以来,外界对于中国西南边疆的关注度提升。在孙宏年看来,由此,有关西南边疆的研究工作得到更多重视。他说,政府关于此领域研究的支持力度明显加大,就最近两年国家社科基金中相关议题的立项数量可见一斑。

  另外,过去40年,整个西藏问题的学术敏感度在降低,越来越多的档案得以公开,中国学者可以直接在海外平台查阅西方先进学术成果,与之相关的研讨会也更加密集地召开。

  张云也提到,过去和当前国内学者研究藏学的条件不可同日而语。但藏学研究因涉及历史、文化、语言等学术背景,其成果产出周期长、难度大的现状未改变。所以,年轻一代的学者仍需抱以“苦坐十年冷板凳”的精神,以更严谨、独立的态度治学。(完)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