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煮肘”到《娘道》:谁在撑持繁殖礼赞和父权再起?

栏目:两性健康编辑:金城时间:2018-11-04 21:19:44浏览次数:**次

导读:在前不久网络上兴起的“炫富挑战”中,有一位“情感博主”凭借一张12个孩子的照片成功爆红。该博主曾用微博id“煮肘”和“煮老师”,现更名为“宝宝老师”,并开设小号“生娃

在前不久网络上兴起的“炫富挑战”中,有一位“情感博主”凭借一张12个孩子的照片成功爆红。该博主曾用微博id“煮肘”和“煮老师”,现更名为“宝宝老师”,并开设小号“生娃英雄”(以下都以其最有名的id煮肘称呼),称12个孩子都是自己的,并长期在置顶微博以年龄、三围、外貌等标准招收美女为他生孩子。综观他的言论,大多内容都是对一夫多妻的伴侣形式和繁殖进行礼赞,或者贬低知识与职业女性,号召女性尽快回归家庭。

言论疯狂出格的煮肘拥有数十万粉丝,其中不乏狂热支持者。无独有偶,就在煮肘晒娃事件爆发之前,反复歌颂女性生育、展现女性全身心为家庭和延续香火而牺牲的电视剧《娘道》也一炮而红,收视率久久高居榜首不下,并收获一批交口称赞的粉丝。尽管不少媒体与网民对煮肘和《娘道》所描绘的“封建复辟”进行了攻击批判,但不可否认的是,与“煮肘”和《娘道》所传达的观点共鸣的人也比比皆是,并积极活跃在各种主流社交网络中,传统的父权家庭形式似乎正在社会中复兴。
当代典型厌女症的形成
对女性的厌恶是这场“父权复兴”运动中的主题。煮肘及其粉丝言论是当代厌女证的典型,他们一方面对女性进行物化,设立评分标准(以外貌和年龄,是否是处女等为基准),另一方面为女性设定行为准则:年轻的时候早点嫁人相夫教子,不需要工作,不需要有自己的事业。对于不遵守规则的女性,他们采用侮辱性的称呼,例如“女权婊”、“作女”,且号召同胞一起团结并加以惩罚:“男人们一定不要找女权女,婚前凡事乖乖,不讲平等的才要。若有点作,不确定的,模糊不清不知道是不是女权女的,先吵架就抽两耳光,不还手的不分手才能娶。”(煮肘微博内容)
对以上观念的表述,时常游移在现代政治话语和古代传统文化之间,理论体系并不完整明确,以说服为主要目的。例如,煮肘和粉丝时常采用现代政治概念中左派右派的说法对他们的理念进行区分,但基本只讨论男女平权相关内容,反对左派的女性平权,标榜支持资本主义社会,支持把所有人的物化与工具化理念。在此,必须说明这种看似公平的两性“物化”的狡猾之处,以具有代表性的煮肘的言论为例,虽然他给男性和女性都打分并标注登记,但打分的标准非常不同,对男性不看外貌,基本只看金钱,而且要到50岁才能完全确定是不是优秀男性,之前都是潜力股。而女性则“30岁就不值钱了”,哪怕是社会精英也没有用,因为女性最主要的功能是性魅力和生育。同时,他们又会拉扯出“传宗接代”、“女子无才便是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等以人口繁殖为基础的农业社会所推崇的理念,来证明自己具有历史传承性和正统性。
如此林林总总拼凑出来的理论,与其说是新型资本主义社会与中华民族美德的结合,不如说是对过去父权绝对权威社会的怀念,归根结底,指向的是一种绝对的男性权力结构,诉求是永远保障男性对女性的掌控权。事实上,近年来世界各地都在兴起相似的思潮。

《黑客帝国》剧照
在欧美流行的社交媒体网站(如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和著名论坛(如reedit)中,出现大量类似的论调,如称呼称呼有性经验女性为roastie,认为女性因为与他人发生关系而 “产生损坏”。把漂亮、高傲、在择偶上有想法的女性成为Stacy,并为其设立拜金、虚荣等特质,认为只有有钱才能获得女神的青睐。还例如常常与极端右翼合谋,把不断攻击女性、要求女性回归奴役的言论称为Red Pill (红色药丸,灵感来自《黑客帝国》中象征真相的红色药丸),认为平权运动是一种空想,而自己讨论的才是真正的真实。同时,许多男性也热衷采用“把我们的权力夺回来”的说法,用复兴历史的方式来强调权力的传承性与正统性。
通常情况下,进行以上发言的账号都是男性,他们并非属于资源完全匮乏的社会底层,但对自己的社会地位往往并不满意。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在两性关系上往往是失败的,认为自己是缺少性资源的:其微博发布内容中常常有分享暴露女星写真表达向往、抱怨自己单身、羡慕富豪性资源多等内容。煮肘在微博上分享的一些男性粉丝求助中,也常常见到抱怨老婆和土豪出轨,不付彩礼导致女友分手,认为是女性过于爱慕虚荣导致关系结束等内容。在欧美国家,这些人自称为incel(非自愿独身者, involuntary celibate的简称),认为自己身为男性,天生具有性权力和繁殖权,女性对自己的拒绝是不可饶恕的。在日本,类似在两性关系中不如所愿的的人常自称“败犬”,在中国,他们时常和“屌丝”一词有相互交集,并且除了微博之外,他们也常常在其他网络社区出没,自怨自艾地发表对女性渴求而又憎恨的情绪。
可见,这个群体并非是由是煮肘,《娘道》或者其他的“意见领袖”的带领而形成。他们的形成和厌女心绪有着天然的社会基础,并形成了一个无法逃脱的死循环:越是物化和贬低女性,就越容易在两性关系中面临挫败,面对社会中无处不在的“形成家庭”的压力,越是面临压力,就越是无法想象和发展新型的恋爱关系,于是把失败的两性交际和性匮乏,对自己社会地位的不满,在男性群体中的阶层压力全部归因为“女性的错”,认为是女性的选择自由度上升导致了今天部分男性的苦难,又更进一步地信奉贬低和物化女性的观念准则,如此往复。就这样,他们无处皈依的心灵愈发渴望回到女性乖巧听话、按规则分配,能够顺利共同建立“幸福家庭”的男性荣光时代。
家庭:焦虑女性的苦难处和避难所
心灵无处皈依的不止是男性。如今积极赞颂生殖是女性最高(甚至是唯一)价值以及女性应当依附男性的人群中,有不少自己本身即为女性。
煮肘的粉丝中就有相当一部分是女性,尤其以家庭主妇为多数。她们常常赞美煮肘女友“三妞妈”(因为煮肘生育了三个女儿而得名)的聪颖,认为她懂得怎样生活,赞美煮肘对“三妞妈”和孩子的宠爱与照顾。有时她们也会在留言中表示自己因为生育和选择担当家庭主妇而感到的幸福,对“不懂得享受家庭”的职业女性表达鄙视和惋惜之情。除此之外,还时常有女性粉丝向煮肘请教如何嫁人,怎么持续获得丈夫关注,怎样育儿等方面的问题。总体而言,与其说她们崇拜煮肘这个人,不如说她们崇拜的是稳定、体面、幸福的家庭生活以及女性在家庭生活中获得的认可。
对于选择投身家庭的女性而言,获得社会认可是非常困难的。无论是收入上,在社会地位上,还是在家庭内外的人际交往上,主妇都处于弱势。除了可能受到来自丈夫的背叛与蔑视之外,她们还常常会被同性所蔑视。近期的电影《找到你》当中,姚晨饰演的律师负责一档离婚官司,帮助一位婚内出轨的丈夫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当作为家庭主妇的妻子苦苦哀求同作为女性和母亲的她手下留情时,她的回应是:如果不想落到如此任人宰割的局面,女性就应该像自己一样有自己的事业。言下之意即,不在职场上努力拼搏的女性被背叛和欺凌也是自作自受。类似论调并不是电影中独有,近年来许多女性在网络上发表“不婚不育保平安”和“不努力赚钱就要嫁人”的极端性言辞,实质上都是在呼吁女性避免全身心家庭后的被动,并且普遍认为女性只有在经济上获得强势地位才能够获得独立和尊重。女权主义运动中,家庭主妇也往往被视为放弃斗争,向男性权威妥协,不值得共同并肩作战的对象,受到排挤和忽视。这些说法固然有一定道理,但却让那些主动或者被动成为家庭主妇的女性感到更加彷徨和缺乏认可。
此时,煮肘发出的“女性不是工作机器,女性最伟大的是母亲” “女人最重要的职责是生育养育后代……一个孩子价值百万,10个价值千万。随便一个女人都本可以创造千万价值,现在大部分(职业女性)却愚昧地追求低价值的金钱,平均一人一生不足4万*40年=160万,极大地导致了贬值。”等发言和《娘道》等作品宣扬的母性至上论对她们而言无疑是有力的精神嘉奖。虽然对母亲的礼赞常常建立在匪夷所思的情况下,仿佛一个女人不会追求自我,只会追求牺牲;但对于没有事业成就、把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家庭事务和育儿的女性来说,既然已经付出和牺牲,就需要承认和勋章。并且,一旦女性选择完全投入家庭并生养孩子,往往由于家务繁多,经济受控,工作机会变少,不易重新适应社会等原因而难以抽离,因而偏向于改变自己,顺应丈夫管制,避免婚姻中的冲突和婚姻失败后无依无靠的处境。近年来兴起的女德班,便是牢牢把握这种心理,教育女性如何规训自己,成为更得到丈夫认可的“好女人”,在家庭中获得幸福生活。
另一方面,对女性归顺家庭的号召往往指的是“归顺富裕家庭”,言下之意即,女性可以通过婚姻获得阶层上升和高生活质量。煮肘一直强调说,女性就算努力读书也没有用,她们在职场上的薪水和成就往往比不过男性,为了赚钱日夜奔波,没有空和自己的孩子相处。相比之下,“三妞妈”生活闲适安稳,每天和孩子相处,身体健康状况很好,名下有数百套房产,此生无忧,并且是煮肘“永远的家人”。这和另一位红极一时的“情感博主”Ayawawa所宣传的婚姻观有不少相似之处。
“家庭/婚姻成就女人”所回应的是女性普遍面临的焦虑。女性往往在职场上面临歧视和瓶颈,同时社会、家庭和伴侣总希望她们比男性承担更多家务与育儿工作,成为“合格的妻子与母亲”,两相夹击,难免感到力不从心。煮肘等人为她们指出的是一条看似理想和优渥的出路。“一个女人,若一生生孩子不足两个,那么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注定是不幸福的”,“女人在30岁能月收入过万,很小比例的,且这些女人不属于优秀,优秀男不会要这些女人。她们高不成、低不就,高概率成为剩女,悲催孤独或与各种乱七八糟男吵闹分合一生”,“只要生了孩子,就不会分开”等奇葩观点能够俘获的正是那些在家庭和职场之间摇摆不定、彷徨无助的女性。尤其是当事业上受挫时,她们抱有通过家庭成就自己的希望,以成为贵妇或者培养出优秀的后代为人生成就目标。家庭成为了她们的避难所。

自相矛盾的父权困局
由此可见,虽然男性和女性出发点不同,但是二者所面临的社会困境是家庭和繁殖至上论调上升的原因之一。现代社会的结构和男女关系已经部分改变,女性拥有一定的教育和经济自由权,但依旧处于弱势地位,同时整体的教育/文化/思想观念又尚未完全从传统中脱离,再加上高强度的经济和社会压力,男女双方都在彷徨中寻求一种相对安全和稳定的“人生出路”。从这一点上看,传统的家庭至少是一个面貌清楚、权力结构明晰、能够独立运转的体系,并且看似温馨、幸福、和谐。但细究之下,传统家庭自身又是父权社会痛苦和矛盾的深刻体现。
对于女性来说,彻底归属家庭虽然可以不用面对职场压力,但由于依附男性,往往必须面对来自于丈夫的管束和压力。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生产任务。以煮肘为例,他对孩子的数量有严格的标准,认为一个女人应该积极地生,可以生5-10个。而且如果想要继承自己财产,必须生下超过三个以上的儿子才行。在其他女性依附男性的家庭结构中,也往往有女性被逼迫生育,甚至被逼迫选择某一种生产方式的案例出现。

此外,女性还必须接受家庭中的不平等。煮肘长期征女友,和许多异性来往,但他对女友的管控都非常严格,他的女友也需要保持“善解人意,贤良淑德”:“哪个男人能和三妞妈单独吃饭的,我就奖励他100万。”“我出去见mm,三妞妈问: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家,没和mm睡啊。”
对于男性来说,为了传统家庭的建立,他们不得不做出各种努力和挣扎,学习如何获得女性一种广为流传并曾经引发国内热议的方式是PUA,全称(Pick-up Artist),主要涉及搭讪(初识)、吸引(互动)、建立联系,升级关系、直到发生亲密接触并确定两性关系的社交学说。这种学说有一部分是正常的社交和心理学指导,但后来逐渐发展成一种诱骗女性的套路。PUA传入中国后,获得大批支持者,多达百余万人,许多媒体也曾报道过PUA的残酷:越来越低龄化,将女性私照当“战利品”,宣传语不堪入目......但通过PUA这种短时间的欺骗技巧获取的,往往只能是性,PUA学员们往往无法通过其建立一段健康、长久的两性关系,更不要说建立家庭。对于视家庭/繁殖为最高价值资源的男性社会来说,他们依旧是失败者,依旧会受到歧视。并且,由于长时间利用和物化女性,他们往往也不再具备和女性建立真实感情的能力,无法从中获得精神慰藉。孤独、愤懑的浪子成为许多深度PUA的写照,他们中已有不少人在网络和媒体上发言称自己感到空虚、寂寞、爱无能并感到后悔。
目前在社会中最能得到广泛认同的父权家庭建立方式,是阶层晋升(Ascending)体系。许多单身群体痴迷于这种源自种姓社会制度的思想观念,对 “跨越阶级的提升路径” 津津乐道,认为可以依靠钱和权力获得女人。而不断更换女友的王思聪和有12个孩子的煮肘成为了这种理论最好的明证和偶像。
由于许多人传言煮肘账号背后是某亿万富豪,他在广大网民心中成了一个没有学历和家境也能成功,从小人物到大富豪的励志人生幻梦,一个“有了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帝王形象,由此变成无数“屌丝”的奋斗目标。煮肘就像是升级版的PUA导师,不仅能够随手获得女人,还能命令她们繁殖。并友好地将经验传授。他书写的东西对于很多男性来说是典型的成功学样本,是通往千秋帝梦的精准指南。
但其实,不少男性的痛苦恰恰是自于他们传统父权主义的认可和投降。在父权社会的框架内,男性普遍认为自己将女人作为资源占有,而不是对情感的追求,由此保障绝对的掌控力。同时,男人又不得不依赖女性满足欲望,女性对男性欲望产生了掌控力——这种作茧自缚的逻辑构造导致女人是不可或缺的“必需品”,拥有一个女人是一无所有的男人最后的尊严。
因此,那些无法获得女性的男性往往不仅面临情感上的缺失,还面临社会的普遍质疑和同性的鄙视,从而感到更多的痛苦和愤懑,他们只好穷其一生,挣扎在完成帝梦的路上——这条残酷的路上,又有多少人能够厮杀成功,真正登上金光闪耀的王座呢?那些无法通过试炼,成为金字塔顶尖的芸芸众生们,又将如何一边观看美女如云的富豪,一边度过他们“失败”的一生呢?遗憾的是,看似幸福的妻妾成群家庭并不能属于每一个人,完美男权社会也给出不了任何答案。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