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地区诉求:能源接受省承担能耗考核

作者:互联网 日期: 浏览:
“十二五”期间,西部的内蒙古、陕西、山西、甘肃、宁夏、新疆等省份均被确定为国家重点能源基地。

而这些资源省份除在国家产业分工中承担送煤、送电的责任,本地多以发展重化工业为主,对能源依赖强,能源消费和污染物排放总量随着发展逐日增大。

据本报记者了解,西部多个资源输出省份正分别向中央争取能源消耗总量、污染物排放、资源产品定价等方面的特殊政策,尤以内蒙古、宁夏、云南的呼声最为强烈。

这些省份共同的政策诉求是,将能源输入过程中所产生的能耗,纳入能源接受省进行考核。

内蒙古:给以差别化的节能减排政策

内蒙古煤炭产量在2010年超过山西,居全国第一。而现在这个产煤大省节能减排的压力颇大。

据统计数据,2001~2011年内蒙古累计外送煤炭23.5亿吨,北京60%的煤炭和40%的电力来自内蒙古,但目前的能源统计将由此产生的能耗和排放都计入内蒙古指标内。

另一方面,内蒙古的发展战略是延长产业链,提高煤炭就地转化率,而按现行的能源计算方式,能耗总量将不断上升。

去年6月,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促进内蒙古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将内蒙古定位为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新型化工基地。

目前,国家新型煤化工五大示范项目相继在内蒙古实施。

内蒙古政策研究人士介绍,“目前,除煤制油项目将原料煤口除外,煤制烯烃、煤制甲醇等煤化工企业的原料煤消耗均纳入能源消耗统计范围。”

当前,国家发改委给内蒙古确定的能耗指标是,2015年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2.4亿吨标煤,“十二五”年均增长7.4%;用电量控制在2900亿千瓦时,年均增长13.5%。

据内蒙古政策研究部门测算,按照“十二五”GDP12%的平均经济增长速度,以及已形成的能源重化工产业结构难以在短期内改变,内蒙古能源消费弹性将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本报记者了解,内蒙古希望国家对煤炭深加工产业给以差别化的节能减排政策。其中包括差别化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政策、合理确定能源输出地的能耗和排放指标、扣除原料煤和洁净煤能源消耗。此外,应将外送能源的能耗计算在能源使用地区。

这位研究人士认为,新型煤化工能源消耗实质上是物理形态的转化,没有增加能源消耗,应从能源消耗总量中扣减。

宁夏:由受电地区承担发电煤耗

无独有偶,宁夏方面也通过不同途径向国家提出与内蒙古相似的差异化产业政策。

宁夏是电力和高耗能产品外送大省区。2011年宁夏外输电量达270亿千瓦时,到2015年预计达到700亿千瓦时。

国务院在《关于进一步促进宁夏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将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列为全国十三个煤炭基地之一,四个“西电东送”电源点基地之一和国家大型煤化工基地。

“十二五”期间,国家确定宁夏节能指标为万元GDP能耗下降15%,年均下降3.2%。在此基础上,以12%的GDP增速测算,“十二五”期间,宁夏能源消耗必须控制在5500万吨标煤以内。

宁夏政协主席项宗西说:“根据预测,‘十二五’末宁夏用能需求将达到7500万吨标煤,超出国家发改委能耗控制指标2000万吨标煤,能源实际消耗量与节能目标形成明显差距。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合理解决,12%的发展目标就难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