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你们刚进入社会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色

作者:互联网 日期: 浏览:

98年,刚毕业,就在哈尔滨南岗社区服务中心上班。

那时候,社区服务刚刚流行,什么月子保姆,订票旅游,家政服务,离婚结婚,全部在我们那一条龙办公。

总之,据说我们这个单位那时候是全国示范。

单位门口迎宾员都是空姐或警校毕业的,个个长得水灵,标志。

其中一个迎宾员叫孙畅。个子高挑,大长腿,杏核眼,性格也随和。


是单位对外形象工程的一张王牌。

此人身材高挑,经常穿着一个超短裙,站在门口,对办事的人,迎来送往。


那个年代,办事机构迎宾服务很少,我们单位也是个试点。

每个办事的人,一进门口,看迎宾员,都要特意地看上一眼。

甚至,有的还拍个照。

一天,单位某个部门新上任个领导,秃顶,胖胖顿顿,油头粉面,眼睛色眯眯的。

此人负责巡视我们单位走廊,以及各个部门的纪律和卫生。


一到门口迎宾小姐姐这,他眼睛就死死地盯着孙畅瞅,然后从上到下的仔细打量。

然后背着手,像画家欣赏雕像一样,猥琐的转圈打量,挑着挑那:谁让你裙子穿得这么短的!

然后,还无耻地用大粗手,把迎宾员孙畅小姐姐的短裙,往下拽拽。

借机揩油!


迎宾小姐姐孙畅迫于领导的威风和压力,也是没敢吱声。

反倒是说,领导,我下回注意!


这样的镜头,我发现好几回了。


后来,我还发现,该领导下班,有时候还故意在门口,等着迎宾小姐姐孙畅。

更让我大跌眼镜的是,小姐姐下班,见领导在门口开着堵着她,也毫不介意的,就直接大方地上了车。

貌似,表面很委屈,内心很配合的样子。


现在的年轻人,太堕落!


不能这样!不能让这个秃顶揩油,不能让小姐姐这样堕落!


于是,我发动我们办公室几个咕噜棒子,开会,迅速制定了拯救计划。

有一次,下班,淅沥沥的阳光小雨,并不大。

我们几个就故意假装碰上领导,堵着领导的车,想让领导捎我们回家。

我们几个是外地的,住在哈工大附近的宿舍,哈工大离海城街我们单位,没有几步远。

其实,走着也能回去,况且那天,雨也不大。



领导的威严貌似受到挑衅,但迫于面子。

用他怀疑人生的眼光看着我们一会之后,最后还是决定:你们上火车吧!

于是,我毫不客气地上了副驾驶。他们上了后面。


领导看我的眼神就想在看一只不要脸的蟑螂,心生痛恨,但欲言又止。


那几个小子坐在后面,东瞅西瞅,耀武扬威,像是我的保镖!

我像是领导,领导像是我的司机。


迎宾小姐姐孙畅也出来了,看车上坐得满满登登,张大嘴,好像看见了男澡堂子!

片刻缓过神来,就无奈地挤在了后面。


一路上,领导不停地摸头,往后视镜瞅,不是心思。小姐姐坐在后面一句话不说,很是尴尬。

没想到,我们这几个货,打扰了他们的好事。

领导斜视我的眼神,就像在斜视一根搅屎棍。



我假装若无其事,抖着腿,装作领导的样子。

然后,仔细,深刻的勘察和体会。

原来,坐副驾驶,无非就是领导想借机,看看小姐姐大的腿。


小姐姐假如坐在副驾驶。

领导可以更多机会的白瞟和揩油,占便宜。

好可怕啊!白天正人君子……


我们到地方了,下车了,我依依不舍,用眼神暗示小姐姐注意安全。别让这个秃顶占便宜。

下车,还故意把后门紧紧地关严实。


没想到,小姐姐看我们下车,就直接从后面下来,迈着大长腿,一屁股坐到前面去了。


堕落,没救了!


于是,第二天,我们开始调整计划。

这一次,干脆直接“绑架”!


第二天下班,我们如法炮制。


我跳过客气环节,直接死皮赖脸地打开车门,直接地一屁股坐在了副驾驶上,领导怀疑人生,看搅屎棍的眼神……

我根本不在乎!


一直坐到我们那站,我们依旧没下车,和领导谎称:和小姐姐一道儿!

因为小姐姐家住道里,中央大街附近。我们说要中央大街去逛街。


我们和领导说,去中央大街溜达溜达!


然后,后排的两个兄弟把小姐姐,紧紧地夹在最中间的位置。

这样,小姐姐就不会挪到副驾驶,被那个色狼借机揩油了!


领导环视我们的眼神,怀疑人生,嫉妒厌烦到几乎绝望。


就这样,我们死皮赖脸,坚持不懈,斗智斗勇地坚持了一个月,那时候是冬天。

我们几个护送完小姐姐,没钱坐车,就顶着寒风刺骨,走着回来。


虽然,小姐姐没有感激我们,不过我们也挺开心的。

毕竟,我们是热血青年,不能让那个色狼得逞!



后来,我们又发现,一到中午,那个色狼开始给小姐姐送各种泡泡糖,零食,有时,还报纸里还夹着卫生巾。

我了去!

这家伙这么猥琐!


于是我们准备写举报信,举报这家伙。


不过在举报之前,我们准备暗示提醒这个家伙一下,不能这这家伙这样嚣张!你是有家室的人!人家是黄花大闺女!


于是我们又开始蹭车。直接跳过客气环节,直接上车,“绑架”!

领导也习惯了,依旧搅屎棍的眼神。


我们护送到中央大街,由于,那天是圣诞节,我们就直接要求小姐姐下车和我们一起玩。

小姐姐看了看前面的领导,领导也没说啥。



于是,我们几个和小姐姐在大街上狂欢了好几个小时。

天实在太冷了,小姐姐也要回家。


于是我们几个干脆直接挑明:你要自重!以后别坐那个色狼的车了,现在社会什么人都有,你未来的路还很长……你要是缺钱我们……


小姐姐捂着嘴,噗呲乐喷了:你们说啥呢,那是我爸!


那天,圣诞之夜,我们几个咕噜棒子和煞笔似的,在大街上溜达了半宿。

悔悟人生。


这老色魔,长得和姑娘也不像啊!大概不是亲生的吧!

还有二货兄弟冒泡:咱们单位二楼不是民政局吗,要不要回去查查他的户口!



第二天,该领导背着手,到我们办公室巡视了N圈,不放过任何一个卫生死角!

眼神恶狠狠地:把垃圾桶倒了!把地撒干净!上班时间不能打电话唠嗑!


然后,摔门就走了。


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那段刻骨铭铭的日日夜夜。

三九天,我们几个煞笔,天天把小姐姐夹在中间,护送她回家。

然后,和傻子一样,顶着寒风刺骨,走一个半小时回来。


那时候,还觉得自己是行侠仗义,没想到自己,就是个沙雕。

相关关键词: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