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的上片营造了什么样的氛围)

作者:互联网 日期: 浏览:

诚邀,一缕英雄为您解答

宋神宗熙宁年间,王安石主持变化。苏轼因为与王安石政见不合,请求出补外官,熙宁四年至熙宁七年(1074年)苏轼被派往杭州任通判,熙宁七年秋调往密州(山东诸城)任知州,熙宁十年(1077年)四月至元丰二年(1079年)三月在徐州任知州,元丰二年四月调往湖州任知州。苏轼在任上革新除弊,因法便民,颇有政绩

但是他看到当时地方官吏在执行新法,有很多的举措操之过急,反而对老百姓的生活造成了影响。苏轼心中不满,诉诸于笔端,因此激怒新党,说苏轼诽谤朝政,遂将苏轼逮捕下狱,百端罗织罪名,这就是赫赫有名的“乌台诗案”。

(苏轼绘像)

幸而宋神宗还算明白,终于释放苏轼出狱,将他贬为黄州(今湖北黄冈)团练副使。苏轼自元丰三年(1080)二月到达黄州,至元丰七年六月乃量移汝州。所谓的“量移”,指的是被贬谪的大臣,遇大赦酌情移近安置,并非官复原职。

苏轼在去汝州赴任前,告别黄州父老乡亲,还写下了一首《满庭芳》的词作,词中小序记载这样写道“元丰七年四月一日,余将去黄移汝,留别雪堂邻里二三子,会李仲览自江东来别,遂书以遗之。

《满庭芳》的小序写明了苏轼离开黄州的具体时间,根据苏轼达到黄州和离开黄州的时间推算,他在黄州任上待了四年之久。

(苏轼绘像)

苏轼在黄州期间,写下了许多的诗文,也谱写了很多词作。苏轼曾在元丰五年(1082年)十二月写下过一首《卜算子》的词作,是他在寓居黄州定惠院时写下的,这首词中也有一条小序“黄州定慧院寓居作”。另外,苏轼还写有游记文游定惠院记》,苏轼在《游定惠院记》中写道:

黄州定惠院东小山上,有海棠一株,特繁茂。每岁盛开,必携客置酒,已五醉其下矣……。

从这篇文章中可以看出,苏轼不仅十分熟悉当地风物,而且与当地居民的关系极为融洽,字里行间充满了浓郁的人情风味与乡土气息。

(湖北黄冈赤鼻矶,苏轼曾游赤鼻矶,写下《前赤壁赋》和《后赤壁赋》)

这里说明一下,位于黄州的定惠院,是北宋年间的一座有名的古刹,今址在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青砖湖社区内,紧靠黄州古宋城东城遗址旁。

在有的版本里,苏轼的这首词中的小序将定惠院也写作“定慧院”,这其实是同一个地方在不同名字而已。

(苏轼在黄州的书法作品《寒食帖》)

《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解读

《卜算子》词是苏轼在黄州期间的一首抒怀之作。上片叙写寓居定慧院时的寂静情况。原词如下:

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苏轼《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词意图)

从以上的相关解读可知:这首词是苏轼初贬黄州寓居定惠院时所作。苏轼被贬黄州后,一度陷入困境,起初连正常的生活都无法为继,后来在朋友们的帮助下,苏轼在黄州租地耕种,自食其力,自号“东坡”。

苏轼是乐观旷达的,他率领全家通过耕种来渡过生活难关,生活也逐渐得到了改善。但苏轼内心深处的幽独与寂寞是他人无法理解的,在这首词中,苏轼借“缺月”和“孤鸿”等意象托物寓怀,表达了孤高自许、不随波逐流的心境。

  •  (一)“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上片写的正是深夜院中所见的景色。“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两句,营造了一个夜深人静、缺月挂疏桐的孤寂清冷的氛围

这样的一个氛围也为为“幽人”、“孤鸿”这两个意象的出场做好了铺垫。“漏”指古人用来计时的漏壶,相当于古代的计时器,铜制有孔,可以滴水或漏沙,有刻度标志以计时间。简称“漏”,如我国汉语成语中的“铜壶滴漏”、“漏尽更深”等词语说的就是沙漏或者水漏的计时工作原理。

(古代水漏工作原理图)

“漏断”也就意味着时间到了深夜。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苏轼步出庭院,抬头望月,又是一个孤寂的夜晚。苏轼在另一首同样寓居定惠院的诗作《定惠院月夜偶出》中,曾写道“

庙堂无地能尔容,风月在天从我借”,这可以和苏轼的词作《卜算子》互相佐照应,可见苏轼此时内心深处的幽独与寂寞之情。

月亮似乎也知道苏轼的心事似的,从稀疏的桐树间透出清晖,像是挂在枝桠间。这两句在情境的渲染上是非常高妙的,词人渲染出一种孤高清冷的境界。

  • (二)“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这两句的意思是:定惠院内是一片宁静幽寂,在夜深人静的“漏断”时分,还有谁像自己这样在月光下独自徘徊呢,自己在月下徘徊的身影就像是一只飞过天穹的凄清的大雁。

词人先是点出一位在月下独自徘徊的“幽人”形象,随即又将“幽人”形象比作“孤鸿”的形象。“幽人”和“孤鸿”这两个意象互相对应,两者的形象也契合在了一起。此时苏轼那幽独、寂寞的心境不正像那飞过苍穹的孤鸿之影吗?

这两句,既是实写,突出幽人的形象,又通过“孤鸿”意象的对应契合,苏轼托物寄怀,借“孤鸿”的形象进一步加深了“幽人”的形象。词人用虚中写实的手法使“幽人”孤独和寂寞的形象更加具体化。此时的词境也是景情交融、物我合一。

  • (三)“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下片承接上片而专写“”孤鸿”,是对“孤鸿”意象的特写,词意是说这个孤鸿惊恐不安,心怀幽恨,拣尽寒枝,都不肯栖息,只得归宿于荒冷的沙洲。词人托物比兴,借孤鸿衬托,这正是苏轼此时此刻的心情与处境的写照,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这是直写自己孤寂的心境。人孤独的时候,总会四顾,回头的寻觅,找到的是更多的孤独。有谁能理解自己孤独寂寞的内心世界呢?词人身边连几个知心的朋友也没有,知音难觅,内心是孤苦难耐的。

  • (四)“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这两句写孤鸿在寒枝间飞来飞去,拣尽寒枝不肯栖息,只好落宿于寂寞荒冷的沙洲,度过这样寒冷的夜晚。

词人此处以象征手法,匠心独运地通过鸿的孤独、惊恐、回头、和选择栖息之地的多种描写,表达了自己贬谪黄州时期的孤寂处境高洁自许、不愿随波逐流的心境

词人此时的情境与孤鸿是何其的相似,词人以拟人化的手法表现孤鸿的心理活动,把自己的主观感情加以物化、具体化,显示了高超的艺术技巧。

回顾苏轼贬谪黄州的经历,他因为受到诬告入狱,又被贬谪到黄州。词作最后两句是词人审视自己的处境,神似孤鸿,惊鸿甫定,这两句又托物寄怀,寓意深远。

这首词上片营造的氛围

前面说过,这首词的上片营造了一个夜深人静、缺月挂疏桐的孤寂清冷的氛围。这样的氛围离不开词人用意象的烘托。词作上片出现的意象有“缺月”、“疏桐”、“幽人”、“孤鸿”。这些意象以其独特丰富的蕴含,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共同映射出词人内心深处孤独寂寞的情感体验。

  • 第一个意象“缺月”

月是中国古典文学中最常见的意象之一,它有多重的表现力,亦或是真挚的情意,亦或是团圆,当然还有思念的。

这首《卜算子》中,“缺月”除了表明时间和营造环境氛围之外,还有其他的寓意,参照苏轼在黄州的处境,其实苏轼被贬谪黄州就是流放,是戴罪之身,加之远离亲友,可以说是陷入了人生的低谷。“缺月”意象传达出了苏轼身处无以复加的落魄和困顿。

  • 第二个意象“疏桐

“疏桐”在苏词中既是季节的表征,又容易让人产生多重联想。“疏桐”就是梧桐,别名青桐,在国古典神话故事中经常与凤凰并提。

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就有“凤凰栖梧桐”的的诗句,如《大雅·卷阿》中的“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唐代诗人白居易也有一首《云居寺孤桐》的诗,白居易的诗中,桐树能够高耸入云,是因为其“高意”不已。诗人表达了要成就非凡的事业,就要有非凡的追求。

在苏轼的这首《卜算子》词中,“疏桐”的意象首先是特定环境氛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寄寓了词人超越尘俗的人生追求。其次,“疏桐”是“孤鸿”既眷恋渴望又无法驻足的一个所在。孤鸿原本希望找一枝得以安栖,但结果却是:拣尽寒枝,无枝可依。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这是古代读书科举入仕的士大夫阶层的普遍价值观念,苏轼借“疏桐”的意象也无非是表达自己入仕的一片真情。

(苏轼手书·《定惠院月夜偶出》诗稿)

  • (三)第三个意象“幽人”

“幽人”在古典文学中有两个含义:一是指幽隐之士,一是指幽囚之人。结合苏轼此时的处境和心态,显然“幽人”的第二个含义更符合苏轼的境况,但也包含第一个含义的神韵。

词中人深夜独自徘徊月下,心神不定。“幽人”的意象,正透射出苏轼在遭受仕途跌宕、贬谪黄州的真实境况:那就是在彷徨和孤独中又孤高自赏、特立独行的心境。

  • 第四个意象“孤鸿”

“孤鸿”是指离群的大雁。在词作中苏词还赋予这只鸿雁凤凰的品格。“孤鸿”也是“拣尽寒枝不肯栖”,与凤凰一样有着“良禽择木而栖”的价值观念。苏轼词中“孤鸿”,尽管飘零失所,惊恐不安,却依然择地而栖,洁身自好。这个“孤鸿”意象其实正是词人卓尔不群、高洁自许、不愿随波逐流的心境。

小结

词作的上片,以“孤鸿”意象为中心,“缺月”、“疏桐”、“幽人”这几个意象相互渲染,共同生发,营造出一种孤寂清冷有出尘脱俗的意境。

这首词的境界,也正如“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所说的那样:“语意高妙,似非吃烟火食人语,非胸中有万卷书,笔下无一点尘俗气,孰能至此!

苏轼的《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一词,尤其是上片中意象的寄托,取神题外,意中设境,托物寓人。词人对孤鸿和月夜环境背景的描写中,选景叙事均简约凝练,空灵飞动,含蓄蕴藉,生动传神,具有高度的典型性。
词作上片营造了一个夜深人静、缺月挂疏桐的孤寂清冷的氛围,在多重意象的的烘托下也表达出词人在彷徨和孤独中又孤高自赏、特立独行的心境


一缕英雄回答完毕,欢迎交流,喜欢的话就点赞关注吧。
相关关键词: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